烟霾的导因

2013 Haze in Chinatown

在印尼,用火清理农地经常被指责为导致烟霾的原因;然而,这习俗千百年来一直由原住民部落和小规模农民采用,那为什么烟霾只在最近几十年才出现呢?

以下四大原因使得火患更频密严重:

  • 大规模的烧芭
  • 破坏森林
  • 泥炭沼泽被排水
  • 土地纠纷

无节制的扩展油棕园和造纸是上述问题的主要推手。以这种方式生产的棕油和纸制品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对环境及人民造成长期伤害。
当身为消费者的我们购买不可持续的棕油和纸制品时,我们其实在为更严重的烟霾买单!

烟霾循环。背景图片来源:绿色和平Ulet Ifansasti
烟霾循环。背景图片来源:绿色和平 Ulet Ifansasti

要挑战问题,就要对问题有深入的理解。请继续往下阅读,了解烟霾如何产生。


大规模的烧芭

通常会导致失控的野火

火,传统上一直是农夫用来清理小片土地,以便种植农作物的方法。然而,传统火耕运用了许多控制火势的方法。例如,农夫会站在四周观测火势。

Controlled burning
农夫会沿着土地边缘清理出一道没有植物的土表,避免火势蔓延。木材也会保留下来作为燃料。

但是,近几十年,企业和投资者有时候会进行大规模的烧芭,用以种植油棕树等农作物。大规模的烧芭,若再加上芭地有许多干燥燃料(详述于下文-破坏森林和泥炭地排水),那么火势就会难以受控制。只有少数的肇祸者会被告上法庭,其中一个例子是2014年PT Kallista Alam因在印尼苏门答腊违法烧芭及烧森林,被判罪名成立。(资料来源: Mongabay 新闻).


破坏森林

地面上留下的干燥燃料让火势更快蔓延

热带雨林一般上每隔数百甚至数千年才会发生一次林火。未受干扰的热带雨林(原始森林)是潮湿的,并没多少可助燃的干燥燃料。

Rainforest
哥斯达黎加雨林里上升的雾气

不幸的,印尼是全球破坏森林速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在2012年,它甚至超越巴西成为热带原始森林丧失得最快的国家。在那一年之内,印尼就失去了84万公顷的原始森林——相等于12个新加坡那么大。

数十年猖獗的破坏森林,制造了由干枯的树桩、树墩、枝叶和表土所覆盖的一座座“森林墓地”。这意味着干旱季节中,那里有着充足的燃料滋养熊熊烈火。

Forest Cemetery
人民抗烟霾行动在廖内时实地考察了这个“森林墓场”。图片来源:Lau Hong Hu

泥炭沼泽被人为排水

造成地底干燥,成了助长火势的火药库

泥炭土壤蕴含许多半腐化的植物组织,根枝叶等。在泥炭沼泽里,这些植物组织因为被水掩盖着而缺氧,因而腐烂分解地缓慢。年复一年的积累,使得泥炭土可以厚达20公尺。

印尼和马来西亚都有大片泥炭地,分别覆盖了其13.9%和8.1%的土地面积。

A peat swamp forest in Selangor, Malaysia. Image source: Tan Yi Han / PM.Haze
马来西亚雪兰莪州的泥炭沼泽森林。图片来源:陈一涵/人民抗烟霾行动

由于水分含量高,原始泥炭地在大自然的保护下不至于起火燃烧。

然而,人类为了开垦和伐木,挖掘了人工渠道将泥炭沼泽里的水排出。当泥炭地变得像煤炭那样干燥易燃,即使胡乱扔了一支烟也可能引发火灾。而一旦在泥炭地引发火患,要扑灭就非常困难,需要有足够的水渗入泥炭土,才能把地底下的火扑灭。


视频说明:风势越强,一切就燃烧得更快。烧完了。因此并不需要特意纵火,只要有人经过,胡乱扔了一支烟蒂,只要够干燥,一切都会燃烧起来。火会扩散到地底下,因此冒出地面的只有烟,就像这样,什么也没留下。

2013年的烟霾事件是由于印尼廖内省大规模的火灾,这是之前二十几年猖獗伐林和泥炭地排水后所遗留下的祸患。如下图所示,发生火灾的地区确实也就是近年来被砍伐的泥炭地区。

 A map of Riau showing burned areas in 2013. Image source: Adapted from Gaveau, et al, 2014.
显示2013年火灾地区的廖内地图。颜色标示:红:2013年燃烧地区、橙:1990-2013年毁林地区、绿:2013年森林覆盖地区、灰:泥炭地。图片来源:修订自 David Gaveau,2014

土地纠纷

减低控制火势的利益,甚至用火当武器解决争端

Indonesia farm
人民抗烟霾行动2014年拜访印尼的一户农家。图片来源:Terry Xu/公民在线

土地争执在印尼十分普遍,因为那里许多当地居民和原住民缺乏法律上的土地拥有权。这些社群也无力驱赶例如油棕园主、伐木公司、其他村落、外来移民等等的不速之客。土地拥有权的争议导致冲突和争执。

研究发现在土地权有争议的地方,比较缺乏控制火势或购置灭火设备的利益因素。也有报告指出蓄意纵火被当作土地纠纷中的武器(报告案例: Fire, People and Pixels)。


棕油与造纸是主要推手

在印尼半数的森林破坏与油棕、造纸和伐木公司相关

A pulp and paper plantation on peatland in Riau, Indonesia.
印尼廖内省的一片泥炭地被开发为栽种成长迅速树木的农地,用以提供纸浆和造纸

那么,谁需要对如此规模庞大的烧芭、森林破坏、泥炭地排水,和土地纠纷负责呢?

全球需求助长了本区域大规模的造纸和棕榈油生产。印尼是世界上主要的纸浆和纸张生产国之一,2013年的排名为世界第九。而棕油是世上需求最大的植物油, 全球85%的棕榈油供应生产自印尼和马来西亚。超市里半数的商品都含有棕榈油。

Oil palm statistics Indonesia
纵坐标:百万公顷(左图),百万公吨(右图左标),公吨每公顷(右图右标)。绿:成熟油棕园。黄:未成熟的油棕园。蓝:棕榈油产量。红:每公顷产量。

爆炸性的需求助长了伐林造纸和泥炭沼泽的排水,来种植棕榈树或其他成长快速供应造纸的树。不道德的公司可能以火来清理农地,也可能尝试驱赶当地居民,导致土地纠纷。

思南阿布得发表于2014年的研究,几乎一半的印尼森林破坏发生在油棕、造纸和伐木业公司拥有的土地上。当地居民和中型投资者也为了生产棕榈油和造纸,破坏了不少森林。


我呼吸我所买

作为消费者,我们创造了对棕榈油和纸张的需求,但我们也有能力要求选择购买零烟霾的棕榈油和纸张。确保棕榈油和纸张的生产是“零燃烧”、“零森林破坏”、“零泥炭沼泽排水”和“零土地纠纷”,便能向“无烟霾”迈出一大步。

洁净空气循环
洁净空气循环

反馈
本页资料会根据与烟霾相关的最新数据与建议进行更改,若您有任何建议或反馈,请与我们 联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