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

《人民抗烟霾行动》的起源

Haze bill focus group discussion
讨论《跨国界烟霾污染法案》的焦点小组

2013年,新加坡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烟霾袭击,数百万人慌忙抢购市场上仅剩的面罩。许多人把矛头指向印尼人,指责他们无法控制火患,同时也怪罪新加坡政府无法预见烟霾来袭。

与此同时,几位人士却对此问题有着不同的观点。尽管新加坡政府已竭尽所能尝试解决问题,但烟霾自1997年来却频频来袭。与其埋怨,等着政府解决问题,新加坡人是否也能尽一份力,帮助解决烟霾问题呢?

2013年6月,这几位人士当中的其中一位——陈一涵,向公司请了六个星期的假,决定到印尼廖内(烟霾的源头)了解当地的情况。他愕然发现,其实火灾并非媒体所报道的“林火”,而是横扫普通农夫的种植园。在其中一处,当地农夫告诉一涵,他们数年前就开始种植油棕,正在等待首次收割,以便卖钱来支付孩子的教育费。谁知,只不过数天时间,火就从邻村扩散至此,彻底摧毁了他们的生计。

烟霾之所以产生,并不只是因为贫困的农夫进行烧芭,而是众多因素的结果。其中一个因素是消费者和投资者(包括新加坡人)的资金,助长了棕榈油和纸张生产业不受控制地扩张。如果我们能把这些资金转移至不会产生烟霾的活动 上(棕榈油和纸张生产也能做到不导致烟霾),会有何结果呢?

在找到能让新加坡人影响烟霾问题的方法后,是时候采取行动了。当一涵七月回到新加坡后,他在职工总会大厦发表了一场演讲,分享了自己的发现,并且提议全国上下一起抗烟霾。有一些观众立刻挺身而出加入抗争,而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的一篇媒体报道也协助网罗各方,一起参与其中。

然而,烟霾问题是复杂的,普通人的行动又怎么能改变情况呢?许多人向这个想法泼了冷水,一涵自己也遭受打击。所幸,也有人相信这个疯狂的想法——普通人也有能力解决烟霾问题。

2014年2月22日,五名人民抗烟霾行动的准创始人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新大)的食阁里会面,讨论停止烟霾的初步计划。虽然我们只是普通学生和上班族,我们却坚信只要足够数量的普通人一起合作,我们就能够影响政府、公司,乃至整个社会,对烟霾问题产生巨大的影响。

当时,跨国界烟霾污染法案正在咨询公众意见,因此我们迅速决定组织焦点小组,为该法案搜集反馈。我们的其中一项建议最终帮助加强了法案的定稿。

2014年的另一个里程碑是我们在印尼廖内进行了为期七天的实地考察——火点调查计划。这项计划的目的是更深入地了解烟霾地产生原因及其影响。

我们也在2014年十一月和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合办了新加坡首个关于烟霾的公共展览。

截至2015年六月,人民抗烟霾行动的核心团队已曾至20名会员以及3位顾问。我们基于对抗烟霾的热忱,自愿参与统筹这股人民运动,并且欢迎任何想要解决烟霾问题,并且肯在这方面下功夫的人士加入。

我们的愿景
洁净空气:人人共享,人人维护

我们的使命
授予新加坡人成为全球抗烟霾推手所需的知识、价值观及方法。

我们的策略
我们主要和人民合作,放大人民的声音,以推动非政府组织、政府及公司采取行动,以达成停止烟霾的共同目标。
Strateg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