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故事

为了保护土著民族而丧失了性命 – 受害者 Indra Pelani

indra's mum

了解他的故事,以及停止这种遭遇的途径:Sustainability, a new profit driver? (Youtube)


Chen Ting 陈婷喜欢在无烟霾的日子享受大自然

“我不是那种很喜欢运动或极端户外活动的人。我不喜欢炎热潮湿的天气,但我享受沉浸在大自然中。我喜欢在凉快的晚上步行和跑步,当新加坡处于凉快的季候风季节时,我特别高兴,而且会尽量安排时间在户外活动。

就算我没有生病时,我也希望能够出去欣赏住宅区外的天空与树木。目前,烟霾已经成为可预期的重复性事件。问题是,并不需要如此——是能够做出改变的。在空气很差的日子里,我多么希望以后烟霾不再成为可预期的现象,而是不复存在。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但是我认为这是可行的。”


Tommy
来自瑞士,在新加坡定居的Tommy和他的儿子Kito都是哮喘病患者

“基本上我的呼吸道很敏感,在欧洲时就对花粉过敏。因此,当烟霾来袭时,我打喷嚏很严重,头痛,还需要服药来缓解这些症状。我儿子也产生了哮喘的早期症状,每十秒就咳嗽。我不能说这是烟霾所单独造成的,但这肯定有负面影响。

当烟霾来袭时,我真的很希望有新鲜含氧量较高的空气。烟霾已经变得很普遍,民众也习惯了。但我认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伴随了森林的破坏,而我们在新加坡是应该做点什么的。

我好希望能轻易地知道什么产品利用了管理不当,导致烟霾的资源生产,不论是从受影响地区来的纸张或棕榈油,这样我就能够避免购买。”


Yihan and Ibu
一涵同一位所有农作物都被烧毁的印度尼西亚农夫交谈过

“2013年6月29日,我和朋友抵达受烟霾影响最严重的地区。雨刚扑灭了火,剩下的是一片废墟。长达数英里的种植园被彻底烧毁,而我们还能够看到油棕和黄梨的残余。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的家庭是小农户社区的一份子。他们当时正在等待采收需要三年时间才结果的棕油果实,但大火却摧毁了一切。

当我们在印尼游览时,我们也遇到其他在大火中遭受了类似严重损失的农夫。对于这些需要从头开始的印尼农夫来说,烟霾的影响持续数年。他们当中有好些很害怕利用火来开垦土地,但当火势失去控制时,他们却成为受害者。”


Pritiya's kids
Pritiya的双胞胎婴孩在烟霾发生时出世

“2013年的烟霾对我而言无法忘却。就在我产下双胞胎之前一周,空气素质处于不健康水平。我们关闭了所有的门窗。虽然我怀孕,但我并没有在这方面采取额外措施。当我戴着面罩时,我感到呼吸较困难。另一方面,我先生慌了,买了三台空气净化器,其中两台是从美国订购的。我们花了好多钱买空气净化器,孩子房间却只用了一台。直到我的双胞胎满月(那时烟霾还在),我们都不常带他们出门,在家也开空调。不过,我们每隔数天得带他们去综合诊疗所做黄疸症复诊。

我很庆幸我的孩子没有对烟霾产生任何过敏反应。我对那些可能因为烟霾而遇到健康问题的人感到难过。烟霾既烦恼又讨厌,我们好怀念新鲜空气的气味。我大儿子没事。他那时五岁,更多时间得留在室内,因为我们需要额外帮助才能带他到游乐场。 我尤其要和那些有小孩的人分享我的故事,因为我们需要保持冷静和正面,而不是在烟霾再度来袭时惊慌失措。”


准备好行动了吗?请阅读5种方法对抗烟霾

如果您有故事要分享,请与我们联系

Leave a comment